野草變黃金 青脆枝可抗癌

2010/12/17  民視

青脆枝是綠島、蘭嶼的野生植物,現在卻變身為抗癌寶物,因為青脆枝的根部含有大量「喜樹鹼」,可以對抗大腸癌,林試所目前透過生物反應器,增加根的數量。

到處都看得到的青脆枝,當地人以為是野草,誰都想不到,它的根部含有大量的喜樹鹼,能治大腸癌。

只是根和莖、葉必須分家,還有效嗎?原來加入農桿菌,根部就能繼續生長,只要一小撮,就能長滿整個瓶子,不過不是種在土壤裡,而是生物反應器,搖來搖去,可不是翹翹板,是為了讓每一條根都能均勻吃進養分。

在農委會的輔導下,沒人要的野草變黃金,全球市場更高達20億美金,林試所很拼命,要走在其他國家之前。

民視新聞: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217/11/2j5zi.html


蘭嶼青脆枝抗癌 全被日本「包養」

 (2005.7.5 TVBS新聞)

台灣特有的植物,很可能是大自然賜與的財富,只是我們不知道。蘭嶼有一種特有植物「青脆枝」,長年被日本包養,交給農民契作,再運回日本研發成抗癌藥物,每年幫日商賺進數10億台幣,台灣本身受限於專利技術,反而無法受惠。

這棵不起眼的小樹苗,到了外國人手裡卻變成搖錢樹。它是蘭嶼特有的植物,青脆枝,特殊的成分「喜樹鹼」,可以治療末期大腸、直腸癌。

林業試驗所育林組組長何政坤:「喜樹鹼經過提煉之後,再加上人工半合成,可以治療大腸癌直腸癌,它治療效果的效果不錯。」

日本養樂多公司甚至包養蘭嶼跟台東的青脆枝提煉製藥,每年狂賺數10億,農民卻只拿微薄的代工費,台灣人可真是虧大了。

林業試驗所育林組組長何政坤:「目前(台灣)的藥廠有朝這方面去研究,因為這個(日本)專利2007年會到期,所以國內藥廠就可以根據這個技術去合成。」

能不能扳回一成,還是未知數,不過想治病強身的民眾可別興沖沖摘葉子生吃。

何政坤:「這麼嫩,因為它有毒,所以蟲不太喜歡吃,儘量不要去觸摸,或是拿來吃煎煮它,嚴重可能會致死。」

能治大腸癌的喜樹鹼除了青脆枝,中國原生的喜樹也能提煉,只是大自然給了台灣人寶貝,我們眼巴巴看著大把鈔票落入外人口袋。

 

契作方式 日商每年賺數十億台幣

蘭嶼青脆枝抗癌 全被日本包養

(2006.7.5 中國時報/李宗祐報導)

台灣特有生物很可能是大自然賜給我們的財富,只是我們不知道!台灣大學園藝研究所所長徐源泰昨日說,日本商社在台灣「包養」蘭嶼特有植物「青脆枝」,研發成抗癌藥物、賺取大把鈔票,台灣本身反而無法受惠。

他呼籲政府應把握台灣生物多樣性,積極尋找並開發尚未被發現的特有物種,利用現代科技變成全民財富。

徐源泰表示,類似「青脆枝」的案例在台灣還有兩、三個,由於涉及商業機密,他不方便透露是那些特有物種。這些物種在國人眼裡是株草,到了外國人手裡卻變成寶。

國科會昨日再度舉行「二○○六科學季─多樣性台灣」展前系列記者會,提出我國多樣性生物面臨國際競爭的議題。

徐源泰指出,美國最常開的一五○種處方藥,有一二○種來自天然化合物,例如阿斯匹靈最早是從柳樹皮提煉、盤尼西林從真菌取得,最近最熱門的是從八角萃取莽草酸,研製對抗禽流感藥物。

國科會科學教育處處長林福來表示,從自然界物種研發的新藥,智慧財產權如何分配,近幾年引起國際重視,但也引發許多爭議。

日本養樂多公司「包養」蘭嶼特有「青脆枝」,就是台灣最有名的案例。徐源泰指出,養樂多公司在三、四年前發現蘭嶼特有的青脆枝內含特殊成分喜樹鹼,可治療末期大腸直腸癌,於是以契作方式,委託農民在台東大量栽種青脆枝,提煉喜樹鹼、研製新藥,每年為該公司賺進數十億新台幣。

我國農民後來發現青脆枝這麼好康,但因日本握有技術專利,即使青脆枝是蘭嶼特有生物,我國農民也只賺到為養樂多公司栽種的微薄代工費。

此事在國內引發爭議,徐源泰指出,養樂多為避免爭議擴大,逐漸把青脆枝栽種基地遷移到琉球,台東現在已沒有多少農民栽種,連代工的錢都沒得賺。

徐源泰認為,嚴格來講,「青脆枝」事件中,養樂多公司沒有錯,日本投入大筆研發經費才發現青脆枝原來是寶。反而我國連自己家裡有個寶都不知道,「利益怎麼分配,我現在也沒有答案。」


來去台東/台灣藥草的故鄉在台東?樂山原名是藥山

 (2006.7.5 東森新聞報/王以瑾)

看到太麻里的「樂山」,請讀「藥山」,這個名字,背負著一段被遺忘的過去,當地人沒忘了要叫它「藥山」,因為這樣他們才會永遠記得,台東是台灣藥草的故鄉。

樂山,這個名字聽來很陌生,但知道了它的位置,卻讓人覺得很熟悉:它就在知名的溫泉區知本溫泉旁,沿著龍泉路一路前行,經過路邊林立的大大小小溫泉飯店,走到龍泉路的盡頭,就會接上樂山產業道路。

到過知本溫泉好多次了,但從10多年前的初訪到現在,從來不知道,台東重要的藥草種植地就在旁邊。

日據時代選定了知本與太麻里之間的6個山區做為藥草的栽植地,而台東市的體育場、公園、台東大學及台東區農業改良場等範圍,則是藥草的研究及育苗中心。

要大規模種植藥草,主要就是預防傳染病的發生;日據時代最可怕的,自然是瘧疾與肺結核了,因此,能提煉奎寧的金雞納樹以及對肺結核有療效的千金藤,自然是主要作物。

能在日據時代選為藥草種植地,就是因為台東縣本身有豐富的植物資源;台東縣的維管束植物種類達5千種之多,而其中藥草種類則超1千種,尤其蘭嶼、綠島,更有許多特有種或稀有植物,因此,將台東說是天然的藥用植物園,並不為過。

藥山,因為知本溫泉區的發展,而被拿掉了上面的草字頭,成了「樂山」,不過,老一輩仍然記得種植金雞納樹的日子,仍不忘繼續叫它「藥山」,而事實上,少了金雞納樹,藥草這些年來仍然持續為台東賺錢,每一年外銷日本的青脆枝產值就達10億元,日本人拿它來對付腸癌、淋巴癌。

青脆枝的果實可愛,但卻有毒,碰不得。

除了青脆枝之外,台東縣成立了藥草產銷班,選定魚腥草、白鶴靈芝、雷公根、香椿、紅刺蔥為台東五寶,除了著手推展食草概念,也將五寶做成茶包,或加入各項食品內,如麵條、剝皮辣椒、麻糬,成為台東特產。

大正15年(1926年),台灣興製藥會社在知本溫泉山區開始設立「規那(金雞納樹)苗圃」,1933年擴大為「知本規那樂山農場」,當時肆虐全台的瘧疾,甚至南洋地區的疫情,都由這裡尋求解藥。

遍植金雞納樹的日子早已遠颺,現在的樂山,冷清得緊,以往學童人數曾達百人的樂山國小,現在也只剩空盪盪的校舍及等不到學童開心嬉戲的遊樂器具了,只有賞鳥的人愛在9月來此,於海拔450公尺的賞鷹台,等待灰面鷲過境的「鷹柱」景觀,這個時間,就是樂山最熱鬧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