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幣驚天衝

聽聽周小川談人民幣匯率的「中醫療法」

2010.11.05    nownews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新台幣匯率5日暴衝,盤中不但突破總統馬英九上任以來最高價30.219元「防線」,還一度勁揚5.5角,直逼30元價位,創兩年多來新高價。新台幣衝衝衝,讓央行尾盤再度出手重擊,摜壓台幣近5角,同樣面臨升值壓力的大陸人民幣,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IMF華盛頓年會上以「中醫和西醫兩種療法」,探討人民幣匯率相關問題。

新華網報導,周小川在華盛頓舉行的「2010財新峰會:中國與世界」上說,採用中醫療法的比喻,不只是漸進還是激進改革路徑的選擇,還有在回饋基礎上的動態調整和試錯,以及不依靠單獨的一項措施發揮特別的作用。

他說,西醫有一定的理論和實證基礎,藥吃下去很快會見效;而中醫可能一副藥埵10味藥,藥效要慢一些,是一種漸進療法。中醫理論認為,一副藥中幾味功效不同的藥,配合起來可達到治病的目的。

周小川認為,就中國而言,減少對外需的依賴性,擴大內需,特別是對消費內需和發展服務業的強調,都有點像中醫療法,是好幾味藥綜合治療。解決貿易專案不平衡問題有不同的藥方,匯率是其中一味藥,和擴大內需一樣非常重要。

周小川說,內需擴大了以後,出口和內銷的比例會發生重要的變化,進口也會擴大,國際收支順差會減少。與此同時,勞動工資的上升、能源資源的價格,會進一步反映市場供求關係和環境成本的問題。

周小川同時認為,中醫的調理還包括動態調整和試錯。根據病人的情況,為其開出的藥方會在治療過程中有所調整,劑量的大小也會調整,根據回饋和觀察病人的身體狀況作出改進。周小川並強調,「我們希望綜合治療有效果。同時,在多味藥的配合中,不單獨強調某一味藥特別有效,單獨就能起作用。 」

 

周小川:研究中國匯率問題有“中醫”和“西醫”之分

2010.11.19   來源:中國人民銀行網站

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中午好。很高興參加財新峰會。

記者們說我前不久在華盛頓召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聯合年會上講過研究中國匯率問題有“中醫”和“西醫”之分,他們希望驗證一下他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怎麼樣。我發現,記者們的理解力很強。首先,我確實在那婸★L,西醫治病有一定的理論和實證基礎,所以認為某一味藥有效,而且服後很快見效。中醫則是開一副藥,可能一副藥埵10味藥,是一個稍微慢的療法。可能很多人馬上理解成究竟是要快速治療,還是要漸進治療的問題。我覺得這個理解首先肯定是最直接的,也是對的。但是,實際上後面還有兩個含義。我想借這個機會略加解釋。

一是中藥通常是一副藥堶n有好幾味藥,分別具有不同的功能,同時配合起來達到總的療效。就緩解中國的國際收支不平衡,特別是貿易不平衡來說,需要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和結構調整,減少對外部需求的依賴性,擴大內需,特別是擴大消費內需和發展服務業。這些舉措都類似中藥,是好幾味藥。匯率也是其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一味藥。

擴大內需,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味藥。內需擴大後,出口和內銷的比例會發生較大的變化,進口也會擴大,相應地國際收支順差會減少。同時,勞動工資會向上調整,能源資源價格會進一步反映市場供求關係和環境成本。在環境成本方面,中國過去定價比較低,而隨著環境成本的真實化,某些制造行業將會感受到社會經濟綜合成本的上升。在價格機制方面,包括對出口退稅政策的把握問題。總的來說,這些一攬子政策有點類似中藥配方的綜合治療。我們希望這個綜合治療是有效果的,同時也反映了我們不單獨強調某一味藥特別有效或者單獨就能起到足夠作用的看法。這或許反映出,在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方法論上可能有所不同。

二是中藥治療方法中包含一種做法,就是動態調整和試錯。所謂動態調整,就是指中醫會根據病人的情況變化來調整藥味。有一些藥會取消,有些新的藥會加進來;同時,各藥味劑量也會作調整,有些劑量會加大一些,有些劑量會減少一些。總體來說,是根據病人的反饋進行調整,反饋也就是觀察病人身體狀況的改進情況。可見,這是一種動態調整,建立在反饋基礎上的動態調整。中醫可能不像西醫那樣有完整的、邏輯性很強的理論,有些方面要憑經驗。而經驗是建立在試驗和統計的基礎上,在某些方面有可能做得不一定非常準確,但其邏輯是可以進行調整,沒有用的藥或者副作用大的藥會被取消,或者被減量,這就是試錯。我想這也是一種從實踐中學習的方法,並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調整。例如,我們在調整國際收支平衡的過程中,曾較多地倚重出口退稅的調整。但是,後來發現出口退稅的調整可能也有不少副作用,在某種程度上與平等競爭的原則不一致。之後,使用這種措施的力度和范圍就發生了動態調整,這反映了不斷演進和進步的過程。

總之,我採用中醫的比喻有三層含義:一是不選擇激進的休克療法,而是選擇漸進療法;二是不指望一個單項措施起到特別大的作用;三是在反饋的基礎上進行動態調整和允許試錯。